<form id="7drp9"></form>

      <noframes id="7drp9"><form id="7drp9"></form>
      <noframes id="7drp9">

      <noframes id="7drp9">

        <form id="7drp9"><th id="7drp9"></th></form>

          <form id="7drp9"><th id="7drp9"><track id="7drp9"></track></th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7drp9"></form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7drp9">

          習近平:滅人之國 必先去其史

          - 2015-08-07-

          2013年1月5日,習近平主席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、候補委員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研討班上發表講話,指出:重大政治問題處理不好,就會產生嚴重政治后果。古人說:“滅人之國,必先去其史?!?/p>

          習大大對于歷史非常重視,2014年10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時,習近平主席強調,牢記歷史經驗歷史教訓歷史警示,為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有益借鑒。對綿延5000多年的中華文明,我們應該多一份尊重,多一份思考。

          中華民族歷來就是高度重視歷史的民族,這是我們一種非常重要的文化傳統。清代龔自珍《定庵續集》里說:“欲知大道,必先為史。滅人之國,必先去其史?!绷私鈿v史,就了解了世間大道;把握史學,才把握住社會規律。而要一個民族滅亡,首要方法是讓它的史觀消亡——踐踏民族歷史,解構民族文化,滌蕩民族自信,破壞民族認同。

          那么,為什么在中國人的自有文化意識中,對歷史是如此看重呢?

          (一)文化架構的意義

          第一,歷史,在中國文化里具有架構的意義。

          中國傳統文化,按照學問體系上的劃分,可分為“經史子集”四大部類,一說起“經史子集”,就在學術意義上涵蓋了中國文化的全部內容。

          經,專指儒家文化。因為自漢武帝時期以來,儒家文化度越諸子百家、成為了中國古代社會中的主流意識形態,此后的歷朝歷代,儒家思想都被看做是社會發展中的綱常倫理、被認為是思想文化界的中流砥柱,所以儒學被尊為是“經”——經,本意為古時織布過程中恒定不動的、縱向的“經線”(如同現在地球上的經線);“經”的引申意思便是標準、是恒常;能被歸為“經”的內容,就是確立標準的思想、是恒常不變的理論。儒家典籍,便叫做“經典”,儒家學說,便是“經學”。

          史,便是史書,中國歷史上的“正史”,從漢代的《史記》開始,到最后一個封建王朝的史書《清史稿》,總稱為“二十六史”。

          因為經部的儒學,是指導社會發展的總思想,是一種抽象的學術理論;于是史部中的記述,便成為了印證儒學思想的史實,是一種具體的故事演繹?!敖洝迸c“史”相互論證、互為佐證,闡述著興衰成敗的經驗得失,總結著社會發展的恒常規律,彰顯著儒家理論在歷史滄桑中的作用。

          所以,中國的史學特點是:寫“史”也是論“經”;說“事”也是說“理”。因而我們能夠看到,《史記》里有“太史公曰”,《資治通鑒》里有“臣光曰”,這都是史書的作者在講述史實之后、又在論述其中的得失道理。而史學家在論理層面所依據的思想理論,就是儒家文化。因此我們也能夠看到,很多大史學家,本身就是大儒學家,譬如這《史記》里的“太史公”司馬遷、這《資治通鑒》里的“臣光”司馬光。

          史部,就是以歷史真實的演繹,印證歷朝歷代運用儒家思想治國的正確與否。經,是用理論說話;史,是用事實證明。

          子部,就是指人們常說的“諸子百家”。在先秦時代,百家爭鳴、百花齊放;在后來的兩千年里,儒家為綱、定于一尊。但是,諸子百家思想并未因為儒家的獨大就從此寂于無聲,它們都成為了儒家文化的必要補充和互動平衡。因為,如果一個社會只有一種思想,就會漸入僵化、淪為僵死,而百家之長與儒家之尊共同盛放于中國文化的百花園中,才使得中國文化生生不息、鮮活有力。比如,有儒家的入世、就有道家的出世,有儒家的仁愛、就是墨家的兼愛,有儒家的德治、就有法家的法治……因此,子部,對于中國文化的重要性,不在于“百家爭鳴”怎樣爭、而在于“百家爭鳴”可以鳴。各家共同的發聲、各派不同的音效,匯聚成了中國文化這一曲八音克諧的民族大合唱。

          集部,泛指一切文化藝術,包括詩詞文賦、戲曲小說等。


          聚跑app合法吗